[日期:2016-06-24] 作者:双流中学实验学校 2017届19班 高宇星 次浏览 [字体: ]
 

我们都会像忘了过去一样忘掉现在,如果都忘了,我也长大了。喜欢和爱的区别是,喜欢一朵花会折下,爱它则会保护它不被折下。
  
我一直相信年龄的大小不会影响改变一个人的自我,也或许一个人的年龄大小,是一个人剩下顿悟时间的标签。以前我对童年不感不珍惜,现在童年没了,剩下青春了,我哭童年。以后青春也没了,我就得在哭童年的同时顺便祭奠我的青春。所以孩子们老爱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,但其实最好的就在身边,但要等到失去了才会察觉。
   
我很喜欢明朝心学的创建者王守仁,虽然他只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有寥寥几笔,但是我对他的影象却极为深刻。明朝的许多杰出的人才和政治家,或多或少都有受到王守仁心学的影响。他像孔子主张一样提倡,我模糊地理解为是从一件小事领悟人生的真谛。

生活不是解答题,你不用来证明别人是错的,来显示自己是对的。不用以勉强的喜怒来挑衅世俗的愚昧;不用猜想种种端倪;不用为了合群而一次次违背自己的初衷;不用按照普罗大众的理解随便划分人的三六九等;不用一次次的追寻未果,而一次次放弃所有。像数学题一样,能理解会丰富你的知识,不能理解就当心灵鸡汤暖暖胃,也别勉强,毕竟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。驻足沉思一下,十几岁的年纪也不会是谁的一生。若像列夫·托尔斯泰一样,一生看得太过于细致,只书写旁观者清,却不能有所改变。
  
我也很喜欢悟,从课堂上老师处罚顽皮的学生时,他们四周那些平日里称兄道弟的好兄弟,一起读书上课的同窗好友眼中,我只看到麻木与鄙视,就像鲁迅描写的那些看同胞砍头的那些麻木的中国人。所以我到底要考虑随波逐流也同他们投去相同鄙夷的目光,还是把这相同的目光投以周围那些不相同的人?或许是我太过玻璃心吧。还有种种不知道有没有王守仁所创心学真谛的亿分之一,但我还是自得其乐。
  
欲将心事付瑶琴,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。

指导教师:廖红梅

上一条:成长的时间感受
下一条:没有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