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夏

[日期:2016-06-24] 作者:双流中学实验学校2018级7年级12班 张婧珂 次浏览 [字体: ]
 

那年的繁夏,我离开了哺育我六年的小学。回头看看,或许还能听见、看见,稚嫩孩童用稚弱的声音说着幼稚的约定¨¨¨

“同学们,让我们放飞理想,自由翱翔!”主持人甜美的声音没了往常的婉转,却多了些刺耳。毕业典礼结束了,大家都散了,我一个人独留在操场,久久的凝望着。“嗨,走了,干嘛傻站着?”朋友拍拍我说。我低着头,冷冷的开口道“要走了,不看看吗?没准以后可回不来了”。我忽地抬起头,直视着他的眼睛。

他的笑容一下僵了,眼眸里的星光也黯淡了。嘴角勉强挂起了一丝苦笑,也不答,走了。“你不想回去吗?”我对着他的背影有些不甘心的说,“回到六年前?”他顿了会儿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我独自穿过长长的走廊,那儿没了欢笑,却多了叹息;回到那饱含书香的教室,那儿桌椅杂乱的摆着,没了读书声,空荡荡的,心也空荡荡的,学生们脸上没了笑容,沉着脸,快步走着,毫不留恋似的,可当我们蓦然回首,谁能明白我眼底的苦涩?真的不怀念吗?也许吧。

他们走了,不会回头了。我无数次的去幻想未来,却总想起与他们在一起的时光,单纯得像洁白的云朵,却又美好的像斑斓的彩虹的时光。我曾想过分离的滋味,但总是自嘲的笑笑,讨厌自己想太多。原来分离是痛心的,像一只手狠狠的捏着心脏,像窒息。

我们像一匹匹白马驹,走在时间的悬崖上,到了成长的分支路,有些向往着白雪公皑皑的北方,有些向往神秘的东方,有些却向往着靠着辽阔大海的西方。那些分开的马驹却再难回头了,因为——一旦回头没来得及往回跑,便摔下了那道叫时间的、残酷、狭窄,却能制成美好的悬崖,粉身碎骨!

还记得那年盛夏,心愿无限大,说好一起走的路、做的梦,却在成长的日子里慢慢消磨殆尽,直到第一次分离才知道——那不过只是童言无忌。

指导教师:代毅

下一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