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

[日期:2016-06-21] 作者:成都双流中学实验学校2016届16班 高伶俐 次浏览 [字体: ]
 

    秋日的天空,总是清爽干净的,偶尔有几丝白云滑过;秋日的风,不似夏日炎热,带着些温暖而又凉爽的气息。

    我又看见她了。她是我的母亲,却又不是我记忆里的那个样子了。她的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,我知道,这是母亲又要为我熬鱼汤了。

    一个月前,我跑步时不小心扭伤了脚,母亲听从了医生的建议,每周给我熬几次鱼汤,活血化淤,有利于伤处痊愈。

    受伤后,我总有些不耐烦。因为脚踝处缠了绷带,我只能要么坐着,要么用一只脚跳着走。学校的体育课也不能参加,对于我这样的体育特长生来说简直就是天打雷劈啊!这事弄得我非常气恼。母亲为此也很担忧,如果我因此错过了什么比赛,岂不是错失了中考加分的机会?那我这么久的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?

    正想着这些,母亲端了鱼汤进来了。“然然,喝口鱼汤吧。”

   “我不要喝这个!”我挥挥手让母亲离开,不想恰好扫在盛鱼汤的瓷碗上。母亲没有端稳,碗一滑,汤汁全洒在母亲的衣服上,碗则掉在地上,摔得粉碎。母亲默默地去取了扫地的扫把扫去地上的碎瓷片。我只是愣愣的看了一瞬,没反应,也没多做一个动作。

    这一幕恰被途经我家的温明看到。待母亲走后,他站在落地窗前对我叫道“喂!许然然,你就不能对你妈好点?”

    “要你管!”我转过身不去理他。我与温明关系其实不错,温明正如他的名字一样,温和明媚。但我自从扭伤了脚,连母亲都不想理,哪还有闲心去理他?

   “你知不知道你妈妈为了这碗鱼汤花了多少时间?”

   “哦,那又怎样?”

   “你都不看时间的吗?她一大早就去市场为你买鱼,为了这碗鱼汤她在厨房守了整整五个小时啊!”

    他怎么知道的?我心中有些触动,眼角酸酸地胀,想不到母亲为我做了这么多,却也不表现出来。

   “许然然,我要回家做练习题了,你的化学那么差,还有心情在这里看风景?”

    我,不再说话,只感觉到眼角处酸酸地胀。

    金色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碎碎的间隙恰恰洒在书页上,那是泰戈尔的《金色花》,诗中的孩子正和母亲玩捉迷藏呢。

    温明,你明天看到的,定会是我偎在母亲的怀里喝鲜鱼汤,还一面听着母亲絮絮叨叨的说话的情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指导教师:吕惠兰

上一条:记得那一次出发
下一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