仲夏夜阑

[日期:2017-03-08] 作者:2017级21班 戚思源 次浏览 [字体: ]

     遥远的声音透过悠长的岁月传来,深邃的夜空中繁密璀璨的星子窃窃私语着。轻轻磕上眼帘,在遥不可及的岁月那头,风,是轻轻柔柔的,夜,是娴静恬淡的……

     “吱……吱” “呱……呱”四下里塘中的青蛙与树上栖息的蝉热闹不已。这朦胧羞涩的月被那片稀疏的云遮住了半张小脸儿,微微倾泻下淡淡的月色。白嫩的小手沾了些泥,提着葱叶笼成的萤火灯紧紧跟在那年过半百的老人身后。小道开在大片荷塘边,中午的太阳晒得这泥地小道现踩着干软干软的。“怕不怕呀?来,把手给爹爹。”双眸不禁从手上那把亮盈盈的灯上移开。爹爹轻跨过那道水沟坎儿,我小心翼翼地看着脚下,立即将手伸向爹爹的粗糙大手,“嘿咻!哈哈过来啦!”见得提着一盏金盈盈的灯,头扎两支羊角辫儿的小人儿在朦胧淡雅的月色下巧然一跃,大掌托着,越过了那浅浅的小水沟。嵌着甜糯的小酒窝,璀璨星空下的她满含至纯至真的笑意,伴着夜的窃窃私语,“一闪一闪亮晶晶,满天都是小星星,挂在天空放光明,好象许多小眼睛……”

      “爹爹,这蝉还不睡?”我把玩着一株狗尾巴草,绕在指间,成了一枚指环。月牙儿玩玩,粉嘟嘟的小嘴儿不由轻撅着,细细赏玩着这件“精美”的首饰,“这蝉呀,在给小蚂蚁们凿“泉眼”哩!”风儿轻轻吻过我的脸,“哈欠!”爹爹将头上的草帽摘下,轻叩在我的小脑袋上。我索性坐在畔上,双手托着下巴,眨巴着眼睛,望着畔前的荷塘中愈渐迷离稀疏的月影,嘴里嘟囔着:“这莲什么时候才睡醒呀?”“快了快了,它们呀,知道你来了,等会就醒了!”说罢,爹爹欣然和蔼地笑着拍拍我的小脑袋,我眨巴着眼睛望着爹爹,月牙儿弯弯,满是亲切,月牙儿角上的几缕纹路,愈渐深了许多。

这蝉鸣与蛙叫并不曾停歇,有些倦重的的脑袋搭在双臂间,迷离的眸子轻磕上了……“莲儿醒啦!快睁开眼看看!”一个激灵,忙用手揉揉眼,伸着脖子望向那塘中央。天色已然明了许多,清风徐徐来过,那几捧莲骨朵儿像极了害羞的女孩儿涨红了脸,轻摆着身子伸着懒腰。亮盈盈的点点萤火虫萦绕在这片水天之间,和惺忪着睡眼的女孩儿问好早安,一会便都去另一处寻地方睡了……一瓣儿,两瓣儿,三瓣儿,微微的拢开了,最中间的那一合,轻张开口,呼着最清新的那一口空气,一捧,两捧,三捧……渐次开放,像一位位长成的妙龄姑娘,绽放着如诗画般的笑颜,风儿轻吻着每一位姑娘的粉扑扑的脸颊,梳洗好迎接着清晨第一缕阳光。

“爹爹,以后,都来这里看莲吧!”“好!只要你以后大了不走远,常会回来,爹爹带你来看!”一双眸子水汪汪的望着这片天空下的塘,至纯至真的欢喜。

夜晚的天幕上,缀满无数的星星。这些星辰与我们相隔万里,遥远得我们永远无法触及。

但一转身,一仰首,我们总能看到它们那熠熠的光辉……

    

  

上一条:外婆的豆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