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婆的豆浆

[日期:2017-03-08] 作者:2017级8班 韩谊龙 次浏览 [字体: ]

"啪”我把大半杯没喝完的豆浆干脆地扔进垃圾桶,"这哪里是豆浆啊,明显是豆浆粉勾兑的,白糖也舍不得放,全是糖精!”我一边埋怨,一边又想起外婆榨的豆浆,又稠又香,那才是纯正的黄豆香……

现在的豆浆,制作简单快捷,用豆浆机直接就榨出来了。以前做豆浆不像现在这么方便。小时候,外婆经常做豆腐,所以我就可以经常喝豆浆。前一天晚上,用清水把黄豆泡的很饱满,第二天,用专门的石磨将黄豆磨碎成渣,将其装在白布口袋里。将一种特制的木架架在锅上,再将装有豆渣的布袋放在木架上,用一根干净的扁担压在布袋上,扁担一头一人用力压布袋,压一下挪一下扁担再压,压榨出来的液体即是豆汁,压完后锅里就有了半锅豆汁。然后将它们一分为二,一半用胆水点成豆腐,送给左邻右舍地尝尝,自己也留一小部分。另一半都汁在火上熬煮十几分钟,再放上白糖,就成了纯正香甜的豆浆了。我印象最深的是用扁担压豆浆的时候,我在这头,外婆在那头,我人小力气小,经常整个身子吊在扁担上,被外婆撬起来,类似坐翘翘板,十分好玩。

冬天,我喝着美味的豆浆,和外公外婆摆着龙门阵,桌上放着热气腾腾的外婆自制的馒头,小小的客厅热气缭绕,玻璃门上还结了一层雾,用手擦一擦,才发现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......那种温馨和喜悦,绝对胜过任何一场盛大的宴会。  

外公蹒跚的步履和渐渐多起来的白发带着我儿时的回忆一同远去。爬树,逮黄鳝,捉蚯蚓......这些都是外公教我的,和父亲一样,小时候他们在我心目中都是神一样的男人。我以前经常骑在外公的肩头上,走在田埂上神气十足,那种比任何人都要高的优越感......永远也不会再有了。

现在我几乎不回老家了,即便回去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没时间陪外公外婆。但每次回家他们都要给我几百块钱做零花钱,我们之间交流少了,感情似乎淡了,连接心灵的纽带也只剩下钱了,我不希望这样。

前不久,父亲的外婆去世了,我第一次看见父亲哭,他小时候也一直跟外婆生活在一起,他痛恨自己没有好好地陪他的外婆。我不禁反问自己,我的外公外婆也六十多岁了,我如果不抽空多去陪陪他们,以后上外地读书、工作了,我还有陪他们的机会么?这个国庆假期,我一定要回老家看看,陪陪外公外婆,喝喝外婆那又甜又稠的豆浆……

 

上一条:青岛的落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