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审言五律特点初探

[日期:2017-09-26] 作者:语文组 次浏览 [字体: ]

一、五律的数量

杜审言传诗共65首,五律共二十八首,约占总数的百分之六十五,可见五律是在他诗集中的地位十分重要。

二、五律的分类

按照詹锳先生给《李白全集》分类的标准,笔者试给杜审言的五律分类,

1应制诗,共10首。

《蓬莱三殿侍宴奉敕咏终南山应制》、《望春亭侍游应诏》、《宿羽亭侍宴应制》、《岁夜安乐公主满月侍宴应制五》、《奉和七夕侍宴两仪殿应制》、《和韦承庆过义阳公主山池五首》、《守岁侍宴应制》。

2乐府诗,2首。

《赋得妾薄命》、《大酺》。

3送别诗,2首。

《送高郎中北使》、《送崔融》。

4酬答诗,3首。

《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》、《和康五庭芝望月有怀》

5游宴诗,3首。

《秋夜宴临津郑明府宅》、《重九日宴江阴》、《除夜有怀》、《晦日宴游》。

6行役诗,5首。

《登襄阳城》、《旅寓安南》、《都尉山亭》、《夏日过郑七山斋》、《经行岚州》。

7闺情诗,2首。

《代张侍御伤美人》、《七夕》。

三、五律的特点

(一)从形式上看,对仗工整。

除一首是拗体外,其余27首,格律严整。一般五律首联不要求对仗,而五律27首中有21首的首联对仗,可见五律十分讲究对仗,技巧相当纯熟。

(二)从内容上看,景物描写细致入微,带有很强的身世之感。

1.对南方景物的描写,笔调清新,带着很强的贬谪之悲。

杜审言高宗时在江阴等地任职,中宗、武则天时期因张易之兄弟而受牵连,被告流放南方的峰州。一路上,杜审言写下了不少反映当地独特风物的行旅诗。如江阴任职时的酬和之作《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》。“独有宦游人,偏惊物侯新。”作为一个在外地做官的人,一“新”字,写出了他对南方景物的敏锐感受。颔联“云霞出海曙,梅柳渡江春。”一“渡”字,极富想象力,好像梅柳从江北渡到了江南,写出了江南春早,梅柳枝头已透露出春光。颈联“淑气催黄鸟,晴光转绿萍。”一“催”字,从听觉写黄鸟的鸣叫,一“转”字,从视觉写水草的颜色变化,两句都写出了江南气温回升之快。尾联“忽闻歌古调,归思欲沾巾。”“古调”点出陆丞的诗,“归思”抒发了浓郁的思乡之情。中间两联写景,为结尾的抒情作了很好的铺垫。

2.对北方景物的描写,萧瑟,苍凉,表现了一种艰苦卓绝的边塞军旅生活。

这种景物描写主要集中在他的送别诗中。如《送崔融》。“君王行出将,书记远从征。”首联点明题意,作者696年在洛阳送友人崔融随武三思东征契丹。“祖帐连河阙,军麾动洛城。”颔联即写送行的酒宴的盛大场面,又写出了将军的士气之盛。“旌旃朝朔气,笳吹夜边声”,“朔气”,从触觉写边地的寒冷,“笳吹”从听觉写将士的悲凉心境,两句写出了边塞生活的艰苦,歌颂了将士们的为国牺牲的精神。“坐觉风尘扫,秋风扫北平。”尾联点明送别之意,祝颂旗开得胜,扫荡边尘。慷慨激昂,鼓舞志气,振奋军心。这首送别诗既表达了对友人的关切,又表达了对将士的体恤,对胜利的渴望。

(三)从风格上看,多种多样,刚柔相济。

1雄奇壮阔。如上面所说的送别诗,主要表现为这种风格。如另一首《送高郎中北使》,“马衔边地雪,衣染异方尘。”两句,也是写边塞生活的苦辛。还有一首《登襄阳城》,也是气势不凡,“楚山横地出,汉水接天回”,闳逸浑雄,似乎可以看到杜甫的“星垂平野阔,月涌大江流”的磅礴气势。

2清丽秀美。这主要表现在写南方山水风物的行旅诗中。如《春日怀归》中的“花杂芳园鸟,风和绿野烟”,《经行岚州》的“水作琴中听,山疑画里看”“下钓看鱼跃,探巢果新肥。叶疏荷已晚,枝亚果新肥”,“薜萝山径入,荷芰水亭开。日气含残雨,云阴送晚雷”,已开王维、孟浩然、储光羲山水田园诗派之先。

3绮靡艳丽。这主要表现在描写宫廷生活的应制诗中,尤其是《和韦承庆过义阳公主山池五首》,最为明显。“海燕巢书阁,山鸡舞画”的香艳,“绾雾青丝弱,牵风紫蔓长”的柔媚,“携琴绕碧沙,摇笔弄青霞”的优雅,“鹿麛冲妓席,鹤子曳童衣”的奢靡,“地偏鱼偏逸,人闲鸟欲欺”的闲逸,缘情而绮靡。

4细腻婉转。这主要表现在写女性生活的乐府诗中。如乐府古题《赋得妾薄命》中的“啼鸟惊残梦,飞花搅独愁”,描绘美人幽居空室的凄凉心境,透出对失宠女子的不幸遭遇的同情、怜悯之情。中国古典诗歌强调比兴寄托,这首乐府诗表面上写美人失宠之悲愁,实际上也含蓄地表达了自己贬谪外地、官场失意的抑郁之情。

而另一首《代张侍御伤美人》,为某官员代言的闺情诗,传情达意,曲折婉转。“二八泉扉掩,帷屏宠爱空”,美人英年早逝,让人扼腕叹息,“泪痕消夜烛,愁绪乱春风”,写现在的离恨之泪,“巧笑人疑在,新妆曲未终”,穿越时空,艺术地再现往日美人的娇美面容,歌舞伴随的夫妻生活以及现在斯人已去,物是人非的寂寞失落。“应怜脂粉气,犹著舞衣中”,只有留恋那尚未散尽香气的舞衣,表达了对早亡美人的深深悼亡、怀念之情。虽为代言体,却能设身处地,猜度张侍御的痛失美人的心境,非一般人所能及。

(四)从手法上看,用典恰当,比喻贴切,传情要眇。

我们可以从两首七夕题材的五律来参看。闺情诗《七夕》,首联从景物写起,“白露”、“明月”、“青霞”、“绛河”,直接描写夜空的景物。颔联用典,“七襄”用《诗·小雅·大东》典:“跂彼织女,终日七襄”,“二神”用《淮南子》典:“有二神混生,经天营地”,写天上星辰“天街”“阁道”的移动,实写时间的推移,相会苦短。颈联写织女的形象,“袨服”“环珮”“绮罗”写服饰,从侧面写织女的美丽动人,“锵”从听觉写步伐轻盈,给人留下想象的空间,“香筵”从嗅觉写铺在地上的席,“拂”写风吹裙摆,娉娉袅袅。这使我们想起了汉乐府《陌上桑》通过写罗敷的服饰美,从侧面来表现罗敷的美丽形象的巧妙手法。尾联写“今夜”过后,又要等一年才能与牛郎相见,自然是“别情多”,这一情感又是通过织布于“机杼”来表现出来的。仿佛织女织的不是布,而是离别之情,化无形之情为有形之物,很形象,很传神。

另一首应制诗《奉和七夕侍宴两仪殿应制》也是七夕题材,但写法却与上首不同。首联从“别怨”写起,而不是从景物写起,一年的苦苦等待才等到了这一天,颔联“敛泪开星靥,微步动云衣”,以星辰之美喻织女之面颊,以夜云喻织女之衣裙,比喻形象,想象奇特,既写了夜空的景物“星辰”“夜云”,又写织女的外貌和动作。“敛”写织女忍住离别之泪的滑落,“微”写织女的步伐轻盈。从“敛”到“开”,写表情的变化,折射了心情由悲到喜的过程,从“微”到“动”,写动作从慢到快,心情由等待的悲苦到相会的欢愉。颈联写时间的推移,“兔欲落”写月亮的渐渐下沉,“鹊停飞”牛郎织女各自归去,“天迥”“河旷”写空间的阔大,银河的宽广两人的距离无限拉远,倍增思念之情。尾联照应开头写“别怨”,“哪堪”,不堪,“此夜”最难过,人物由离别——相会——离别,情感由悲——喜——悲,一天之内,情感剧烈变化。七夕过后,织女又会回家织布,“残机”一词,化用南朝乐府民歌“理丝入残机,何悟不成匹”,含蓄地传达一种刻骨的离情别恨。

四、杜审言五律的影响

从历代唐诗选本对杜审言五律的收录情况,我们可以看出历代诗家、评论家对杜审言五律的重视,窥见其广泛而深远的影响。其具体论述,本文不作赘述,仅列表于此,供参看。

历代唐诗选本对杜审言五律的收录情况

参考文献

《唐诗通论》,刘开扬著,四川人民出版社,1981年版。

《杜审言诗注》,徐定祥注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2年版。

《全唐诗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6年版。

《唐人选唐诗》(十种),(唐)元结,殷璠等选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78年版。

《唐诗纪事校笺》,(宋)计有功撰,王仲镛校点,中华书局,2007年版。

《唐诗别裁集》,(清)沈德潜选注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79年版。

《唐诗三百首》,中华书局,1981年版。

《千家诗》,湖南人民出版社,1980年版。

《唐诗选》,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,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版。

上一条:诗中四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