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也有温柔的爱

[日期:2017-04-13] 作者:2019届19班 杨金宇 次浏览 [字体: ]

      草木昏黄,仿佛枯雪染了霜,剩我孤单!

背影未央,就像流连那么长,剩我仓皇!

这几年,在家里兜兜转转,最终转回原点,这份隐藏在层层寒冰下的亲情,却逐渐露出真容。

父亲是一个严肃的人,他似乎终年都没有扯动他的嘴角,哪怕是轻轻地一下,甚至吝啬到似乎从来都没有抱过我,连一句亲昵的话或者亲昵的称呼都没有。记忆里,他似乎从来没有去过我的小学,我有时候甚至觉得在这个家只有妈妈才真正地疼爱我。

记得在我五岁那年,有一次,妈妈她就用温柔的语气对我说:“乖女儿,你要不要去学拉丁舞呢?我看你们班许多同学都去学了,你想要去吗?”

当时的我也不太对舞蹈感兴趣,我就微笑地对我妈妈说:“妈妈,我不太想去跳舞,我可以不去吗?”

此时,爸爸过来了,他还是那一张扑克脸,冰冷地说了一句:“你必须去。”绷着脸部的肌肉像是机器缝补上去的一些活力也没有。

当时,我的火气就噌噌地往上涨了,心想:我不想去,你们就都不能强迫我,你越这样,我就越不想去学跳舞,哼!你能奈我何?我不经大脑思考,一句话就脱口而出:“不去,不去,就不去!反正我就不想去!”

爸爸听到这句话后,他的脸上仿佛又蒙上了一层冰霜,冰冷地抛出一句话:“你必须去!”然后他摔着重重的脚步,扬长而去。

幼小的我从未见过爸爸发过如此大的火,便瘫坐在地上,呜呜地哭着。妈妈见状,便立马冲到我面前安慰着我:“乖女儿呀!不要哭了,你不想去就不去学吧!我们尊重你的选择。”

我呜咽着对妈妈说:“可.....可是爸爸说让我必须去学......

妈妈继续劝着我:“你自己仔细考虑一下吧!明天告诉我你的答案好吗?”

“好......

当一缕阳光洒进我的卧室,窗外郁郁葱葱的树林也展开了挺拔的枝丫,睡眼惺忪的我不情愿的穿上我的衣服,便去找妈妈,对她说:“妈妈,我还是去吧!毕竟我也不是特别讨厌,再加上我又想尝试一些新东西。”

妈妈释然一笑:“那你就去吧!”

爸爸是那样严厉,那样不苟言笑,可是妈妈却是那样的温柔,那样的善解人意。有时候,我觉得爸爸根本就不爱我。可是,在我五年级时,爸爸的爱却好像从地底冒出来,流露在我的身上。

记得初一寒假的时候,那一天,天灰蒙蒙的,仿佛随时都有一场阴冷的雨,不一会儿,疾风便吹了起来,树叶在疾风中摇曳,树干弯了它的腰,仿佛随时都会被折断似的,路边的行人都赶快冲回家,生怕这疾风把他们吹走。可是,毫不知情的我却在家里把头发给洗了,我比较笨,吹了半天,头发还是很湿漉漉的,尽管电热风呜呜地叫着,还是不自主地哆嗦了起来,牙齿开始打架,几个大呵欠把爸爸招引了过来。他依旧冷着一张终年不化的冰山脸,走了过来,一把夺走我手上的吹风机,径直给我吹起了头发!还用他那粗糙的手撩起我的头发,头顶上吹风机呜呜地欢唱,我感觉头发很快地欢舞了起来,一股暖流在发间回旋。在那一刻,我觉得我错了,一切都错了,仿佛一切都乱了套,在那一刻,我觉得外面的风雨算什么,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,他仿佛在告诉我:如果自己一个人不行,就随时都可以回来,我永远都是你最安全的港湾。

爸爸的手一丝一缕地拂过我的头发,我可以感觉得到他那轻柔的动作和小心翼翼的神情,这几乎就是别人口中所说的铁汉柔情了吧!在这一刻,我的眼眶不禁有一丝湿润,这是爸爸第一次这么直白地表达出他对我的爱,我的内心仿佛受到了万千阳光的滋润,就算让我独自面对门外的风雨,我也无所畏惧,爸爸万年不化的冰山脸,也在这一刻彻底瓦解。

这些年来,爸爸对我的爱一直没有流露出来,可是,就在那一天,多年没有现形的爱却显露出来,让我倍感愧疚。

这份父爱已经解冻,那一刻,只见父亲眉眼如水,目光坚毅.....

 

下一条:没有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