葱花面

[日期:2017-04-22] 作者:2018届15班 李卓荦 次浏览 [字体: ]

总有一碗面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,那暂存在我鼻边的香味引我回到了往昔。

大姑身材矮小,但因为体型较丰满,所以穿起旗袍来,也别有一番韵味。大姑“喂得一手好鸡汤”,平时,不论我们犯了什么错,大姑总能巧妙地运用大道理来教导我们。尽管经济拮据,但是大姑却将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条。在那个还没有“女汉子”一说的年代,大姑一直是我最崇拜的对象。

哥哥中考在即,白天基本在学校度过,晚上也是很晚才回家。所以,我一直认为作为家庭主妇的大姑日子过得很是清闲,常常前往她家,明着拜访,实为蹭吃蹭喝。因为连哥哥也曾抱怨,大姑只在我去她家时才多做几个菜。

在某个下午,我敲开了大姑家的大门,准备在她家解决晚饭。大姑在择菜,但奇怪的是客厅的电视关着。见哥哥还要很久才回来,我便打开了电视,坐在沙发上,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。当我沉迷在电视里跌宕起伏的剧情,习惯性的转过头对大姑说“大姑,快看”时,才发现大姑一直都没有看电视。大姑的眼睛本来就不好,所以她将头埋得很深,好像就没有抬过头般,正在仔细的清理菜中的杂质。是什么需要大姑如此细致呢?我再靠近些,才发现是一堆香葱,青翠欲滴的葱被大姑理的更加清爽。葱很好看,但是我不爱吃葱,所以闻见葱的味道,我有些讨厌,难怪刚看电视有股臭味呢。不久,大姑拿着葱进了厨房。看着电视中的人们说说笑笑,我有些生气,但又很好奇,大姑拿葱来干嘛?做菜?

随着夜幕降临,离哥哥回来回来的时间也越来越近。因为和大姑已经解决了晚饭,所以我并不饿,但是我仍然跟着大姑在客厅里坐着等哥哥。那些葱到底有何用,晚饭并没吃到呀。快到十点了,我和大姑都打起了哈欠,大姑劝我先去睡,自己进厨房忙活去了。不消几刻,厨房里传出了面香,而哥哥也回来了。

一回家,哥哥便进了房间,将书包一甩,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休息。几分钟后,哥哥出来了。他坐在沙发上直喊饿。过了一会儿,厨房里响起瓶瓶罐罐磕碰桌面的声音,大姑笑眯眯的端着两个碗走了出来。我一看,是两碗面,白面上只滴了几滴酱油和醋。碗一搁到桌上,哥哥便迫不及待要吃。大姑却拦住他,将碗里的面一拌,把下面的配料也翻了上来。啊,是葱!葱被热油浇过,所以没有让我厌恶的臭味,只有清香和焦香。大姑对我说﹕“知道你不吃葱,但挑食怎么能行。”于是我和哥哥一起捧起碗开吃。哇,原来葱也不是这么难吃啊。大姑让我们好好吃,进房间为哥哥整理资料去了,房间里又传出了她的唠叨声“吃完就早点儿休息,这么大个人了,别让我总操心……”哥哥很不耐烦的回答“知道啦。”可我却看见平常不苟言笑的他笑了。呵,面条更加鲜甜了。

不知为何,自从那晚的面条后,我还是不能吃葱,或许那晚的面条确实有它的魔力吧。这碗面的香味永留心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