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琴,生活里的艺术

[日期:2018-06-13] 作者:艺术组 次浏览 [字体: ]

陈琴

必须欢乐的对待生命!生命是如此充满欢笑,它是如此滑稽、荒谬,它是如此有趣,以至于除非你人(另译:津液)彻底干枯了,否则你根本严肃不起来。我用了各种可能的方式看待生命,而它总是有趣极了,无论你用何种方式看它!它越来越有趣!它是来自彼岸的一个至美的礼物。 ---奥修

陈琴,1969年生于江西武宁。国家一级美术师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,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江西省陶瓷工艺美术师。学习于中央美术学院,师从国画家、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崔如琢先生。

她最近在景德镇创作,以高温颜色釉瓷板画为主。因为窑变,烧出来的颜色会跟绘制时想象的不一样。作品绘制中用到的八个颜色看过去都是深浅不同的灰色,只能在颜料容器上具体标注。绘画的过程中只能凭想象力,在心里构思,根据想象画面烧制后的意境、色彩、构图来创作。这个过程除了经验,丰富的想象力,还要非常专注、单纯、空灵,稍有分心就会出错。

高温颜色釉瓷板画是不可复制的,她非常喜欢。1300℃以上的窑变的交织,常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惊喜,但是有时又会烧的一塌糊涂,会有很多作品报废。

这些作品的创作不在她自己的工作室,她会到景德镇的一个叫做老鸭滩的地方。那是专门做瓷板的,工人都用手工擀的泥板,创作条件不太好,会很辛苦,一件作品需要三到四次的反复烧成才可以。

2018年5月,陈琴在北京有一个作品展,这次也是在为展览准备作品。每个阶段的创作,都不一样,她喜欢通过创作作品来分享自己对人生、对生活的感悟。用她的话来说,绘画和陶瓷艺术是足可以让我倾注一生的精力来付出的。

从事艺术更需要的是对生活、对生命的内在感悟。至于绘画技巧和绘画语言,从创作的表现上,虽然两者都不可或缺,但更重要的却是内在的修养和境界。若一个人的思想是苍白的,使用再多的绘画语言也是一种堆砌,是很枯燥的行为,无法呈现独特的美,灵性,以及内在的思想内涵。

生活是鲜活的,又是无常的。通常的工业化物件,跟艺术家原创作品还是有一些区别的。而高温颜色釉瓷板画的创作的确带给我很多惊喜和新的感悟。窑变就像人生充满未知。想象烧制出来应该是翠绿的荷叶,粉的白的莲花,窑变过程中将一种特殊的美吸进去,会变成预期外另外的颜色,会将翠绿、白色变成黄色、墨绿色等等,有时又可能会烧糊烧坏掉。

如同在生命的过程里,会得到福报与恩典,同时又充满曲折与磨难。创作过程中,就算没烧好,也不要灰心,不要放弃,拿起笔继续去创作另外一幅画。窑变的美和独特性常常是努力不来的,尽量专注、单纯的去创作,最后作品的呈现会更接近自己的想象,有的作品会比想象的更美,甚至美到不同寻常…火的力量是非常神奇的。

陈琴说,我们常用巧夺天工和浑然天成去形容一件艺术品,这种美真的会让人陶醉。在高温颜色釉的创作中“度”的把握很重要,不能太刻意,也不能不在意,在这两者之间,用心去想象与衡量或预测那个画面,无论烧成后结果如何,你都要面对、接受她,再一次细心收拾,尽量让画面更美、更有意境与艺术表现力,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反复绘制,才会有最完美的呈现与分享,这个过程,与我们的生活和人生一样,明明不知道结果,却还是要用一颗真诚感恩的心去对待。

下一条:没有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