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代新架上艺术代表魏杰的绘画哲学

[日期:2018-04-23] 作者:艺术组 次浏览 [字体: ]


西方哲学在纠结所谓一元化抑或二元化时,中国哲学早就比西方多往前迈了一个门槛,那就是老子所说的“三生万物”。中国哲学始终是以“三”为单位的。不管是天地人,还是佛道儒,抑或所谓精气神,万变不离其宗。在这方面,艺术家魏杰通过他的绘画艺术在构筑了一个庞大的《三界》绘画哲学史诗。

生于1967年的魏杰,是一位被当代艺术学术界忽略的新架上艺术的代表人物。非学院出身的他,其作品的实验性恐怕在目前的当代艺术圈还无人可比,他不是那种玩波普小观念的小流行艺术家,而是一位窥视人类终极关怀、在顶层空间探索的追问者,其精神的高度堪与《时间简史》的作者史蒂芬?霍金那样的思想者相同。

魏杰16岁就开始纤维棉绘画、纤维绒绘画的创作。纤维棉、纤维绒都是当代科技的产物,当很多所谓实验艺术家,还在油画布上挖空心思精雕细琢的追求极致体验时,甚或依靠几台常见的显微镜做简单的抄袭时,魏杰已经釜底抽薪用新的纤维棉、纤维绒材料开始进行艺术创作了,远远抛开宣纸或油画布,同时也几乎抛开了笔和颜料。他以艺术的方式在探索科学哲学上登顶,让艺术与科学在“实验”的顶层空间对话。

《三界》系列是魏杰新架上艺术的一个高潮期。所谓的三界的“三”,并不是一般人所谓来自中国传统哲学天、地、人的三界,也不是简单地天人合一的三界。他的三界与老子所谓“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的“三”有一脉相承,是一种哲学的思辩,而不是简单的能指和所指。

魏杰的《三界》内部又分五大系列,分别是《意境》系列、《禅境》系列、《自然》系列、《敦煌》系列和最后的《星球》系列。《三界》看似由五大系列组成,实则还是三个系列:《星球》是对现代科技背景下“天”的思考;《自然》是对工业化背景下“地”的重新聚焦;而《敦煌》、《禅境》、《意境》分别是艺术家对人的追求创造、思维模式、主体意识的逐层深入和分别思考,不管是放大镜式,还是微积函数式,还是纯意识的禅思。

从《三界》的“敦煌”,到《三界》的“自然”,到《三界》的“禅”,到《三界》的“意境”,到《三界》的“星球”,这是魏杰与人类的先哲们的一个个对话。最近的《三界的星球》一般人也都明朗了,而这也恰是魏杰新架上艺术的一个巅峰,就像贝多芬《欢乐颂》一样更加明了,有了不免世俗但又亲切、令人莫名感动的人声。到此时,魏杰的新架上艺术《三界》系列,可能在兴奋的仓促间掀开了中国当代艺术新时期的序幕。